将本页面分享给朋友:

斗破苍穹同人文 斗破苍穹之吞噬之体(二)

时间:2017年10月06日14:36  来源:网络  作者:未知  阅读:527    反馈报错

核心提示

残阳初朝,流年惶惶。 不经意间,跳跃的金光从指间掠过。 那是时间。 我抬手,望着越来越透明的双手。 知道,自己,时日已不多了。

NO.7 魂天帝
“那个……萧炎,你慢慢考试,我有些事,你考完之后就找个旅馆住一下,我们明天早上再走,行不行?”我拉了拉萧炎的衣角。
“你有什么事吗?”萧炎停住脚步,回头问道。
“有……啊……不,没有……”我一愣,随即摆手。
“……”萧炎略有无语的望着我,“好吧,反正我在这里还有些事,你自己去忙你的吧。”
“恩。”我笑了笑,转身挤进人流之中,“加油考啊!”
“别走丢了!”听着身后的声音,我不由得一笑,随即加快了脚步。
跑进一处密林之中,找到了一处山洞,我向四周望了望,没人。
进入山洞,我从纳戒中取出五块月光石,将之镶嵌进墙壁中,四周顿时亮堂了起来。
右手上的一枚暗灰色纳戒突然亮了起来,一道流光从中迸射而出,投射出一个人影。
“计划完成的怎么样?”魂天帝淡淡的笑着。
“我还在加玛帝国边境,估计要2、3年才能彻底进入加玛帝国,不过我遇到了一个可能是萧家之人的人。”我缓缓说道。
“哦?”魂天帝问道,“他叫什么?”
“萧炎。”我如实回答,“需要杀掉他么?”
魂天帝摇了摇头:“不用,不能轻举妄动,否则会打草惊蛇的,再说,还指望你去杀人?”
“额。”我没有再说什么,因为我的战斗力虽高,但至少从出生到现在连一个人都没杀过……
不是因为不屑杀他们,只是觉得不忍……
魂天帝和虚无吞炎都跟我说过:“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。”可是,我就是下不了那个手……
“你也不用想太多了,我知道你想在外面多玩一些时间,可现在情况特殊,我族要启动的计划太过庞大,而你,对于这个计划还有我们魂族,太过重要……”魂天帝皱了皱眉,说道。
“我知道。”我垂下头,漫不经心的拨弄着头发。
“知道就好。”魂天帝叹了一口气。
“虚无他出关没?”我忽然问道。
魂天帝一怔,随即回答:“哪有那么容易,这回闭关的时间,起码得要7年啊……”
“恩,等他一旦出关,就通知我,我马上回魂族!”我嫣然一笑。
“好的,小心点,别让自己受伤了……”他笑着点了点头。
“恩。”

NO.8 塔戈尔大沙漠【1·异火迷情】
我一路小跑,回到了萧炎所说的那个客栈,推开门,发现桌上有一张纸条,我打开一看,是萧炎写的:“我去换一些东西,呆在房里别乱跑。---------萧炎”
谁会乱跑啊?我撇了撇嘴。
说起换东西,我好像也有东西要换啊……
我眨了眨眼,突然想起好像还要练习炼药术……
好像还要找异火玩……
好像还要去找其他人要打听一下萧家的消息……
还要问萧炎一些身份……
混乱了啊……还有这么多事情要弄……
怎么办呢?于是,我华丽丽的纠结了好久,终于决定,先去吃东西最重要……
刚要出门,却撞见了萧炎:“你要去哪?”他皱皱眉。“吃东西。”我坦然回答。
黑线中……
“好吧,正好我肚子也饿了,走吧……”他无奈的摊了摊手。
“噢耶!这顿我请客,你付钱!”我俏然一笑。“喂!”他脚步一顿,故作气愤的大叫:“太狡猾了吧你!”
“嘻嘻~”我穿过人群,朝他招手,“快点啊!”
他无奈的摇头,慢慢的向我走来。
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“明天我们要去塔戈尔大沙漠。”他吃着东西,突然说道。“去那干吗?”我眉头一皱,沙漠?去看沙子啊?!“历练!”他甩了两个字给我……
又有的忙了,不过,听族人们说,塔戈尔大沙漠里似乎有一种异火耶……
我目光闪烁,不知道能不能得到它呢?

NO.9 塔戈尔大沙漠【2·到达漠城】
“我说萧炎,那万恶的城还有多长时间才到啊?!”忍受不了这种沉寂,我终于爆发开来。“快了。”他淡淡的回答,抹了一把头上的汗珠。“我们已经走了很久了,连个城市的影子都没看见!”我暴走。
“急什么?”他翻了个白眼。“你当然不急!你是火属性的,这里适合你修炼!可本小姐是冰属性的啊!”我咬牙切齿道。
他停下脚步,叹了一口气,从纳戒中取出一个东西,甩给了我。我伸手接住,一看,是一瓶散发着淡淡寒气的玉瓶。
“这是‘御寒’,如果要算的话,应该是二品丹药吧,你把它喝下去,对抵御火属性能量有帮助。”他转头继续向前走。
“……”我盯着手中的药瓶,错愕的看着萧炎远去的背影,这家伙住在偏僻的加玛帝国,光这一瓶二品丹药,就要5万金币左右,他随便一甩就给了我?我不禁对他的身份好奇了起来。
“喂!等等我!”我笑笑,跟上他,一路上没有在抱怨。
好不容易到了漠城,我拿手遮住阳光,不禁笑了笑。
“走吧。”他松了一口气,朝我笑道。“恩,我们现在去哪?”我问道。
“去买份地图吧。”他迟疑道,“还要买些水源,不然到时到沙漠深处来个资源短缺就惨了,还要买一些抵抗蛇毒的东西,沙漠里经常有蛇人出没,所以小心为妙。对了,你有纳戒吧?”
“恩。”我点了点头。“誊一个出来装水源。”他说道,“你去买水和抵御蛇毒的东西,我去买地图,顺便打听一下消息。”
“好的,那我们到时候就在城门口**吧,分头行动。”我点了点头。
“恩。”他点了点头。

NO.10 塔戈尔大沙漠【3.吞噬之体爆发】
分头行动之后,我来到一个摊子上,选着预防蛇毒的药草。
突然感觉到头一阵眩晕,看不清东西。
我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。
【魂沧儿晕过去了,所以改为第三人称】
“姑娘,姑娘?你醒醒!”摊主一惊,连忙上前,推了推魂沧儿。
“啊!!!!!!!!!!!!!!!!!!”
一声惨叫弥漫天际。
随后,一股诡异的吸力从魂沧儿的身体中弥漫而出,魂沧儿的额头上闪烁着三种不同的颜色,彼此间互相侵蚀,而吸力正是由这三团光芒互相吞噬而产生的。
吸力的范围越来越大,随即弥漫了半个城市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【城市的另一边】
“我帮你炼制破厄丹,你把异火的消息和残图给我。”萧炎盯着面前的老者缓缓说道。
“好的。”老者眼底闪过一抹精光,随即笑道。
“啊!!!!!!!!!!!!!!!”
惨叫传来,萧炎一惊:“怎么回事?”
海波东皱眉:“去看看吧。”“恩。”萧炎点点头,背后展开紫云翼,朝吸力爆发处飞去。“那是……魂沧儿?”萧炎皱眉,从天空中往吸力爆发的地方看,魂沧儿的确是晕倒在了那处地方。
萧炎目光转移,一瞥,随即眼瞳紧缩。
一个人正想逃出那吸力范围,刚迈动脚步,确定的一声惨叫,随机化为灰烬,在他化为灰烬的那一刹那,三团不同的光芒射入魂沧儿的体内,魂沧儿额头上的三团光越加显得璀璨。
“是那三团光搞的鬼?”萧炎紧皱眉头,打消了下去看看的念头,他知道,以他的实力,下去了,就算有药老的守护,也不见得会好到哪去。
“只有等那吸力散了才行啊……”萧炎低叹一声。
大约过了半个时辰,吸力才有所消减,一个时辰过后,吸力退散。
三团光又潜藏进了魂沧儿的体内,萧炎刚想降下身去,却猛地一震,他感觉到,魂沧儿的气息正在猛地暴涨,一直涨到了斗灵层次。
萧炎似乎明白了什么,目光闪烁:“看来还得等她醒来再问问她啊……”

NO.11 塔戈尔大沙漠【4·永恒的悲伤】
这里是哪里……好黑……我茫然地扫视四周,一片黑暗。
对了……吞噬之体好像爆发了……那,其他的人……
我忍不住颤抖起来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萧炎皱着眉,望着床上脸颊惨白的魂沧儿,一切,还得等她醒来再说。
“啊!!!!!”
我猛地惊醒,坐在床上直喘气,眼角一瞟,望向了萧炎:“那个……萧炎,你没事吧?”萧炎摇了摇头:“我能有什么事?”
“那漠城……”我欲言又止。“已经有一半的地区变成了死城。”他望向我,“你能解释清楚吗?这一切。”
“又杀人了……”我眼神涣散,“怎么会这样?我又杀人了……半座城市的人……都死了……”“沧儿!”萧炎一惊,猛地摇晃我。
“你都看到了,不是吗?”我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,“我只是一个代表毁灭的人,不管走到哪里,我总是会伤害别人……”“……”他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的看着我。
我继续说了下去:“对,我是吞噬之体,能够吞噬一切东西,这种力量,我控制不了,所以,我出现的地方,就必定会有伤亡……所有的人,都在那一瞬间,化为了灰烬,连灵魂都不剩……”话说到最后,我的眼圈红了红。
“我该死。”我喃喃说道,一行清泪滑下。
“可是我不能死……”我抹去脸颊上的泪水,“我的身上背负了太多东西,所以我一遍又一遍的告诫自己,我不能死,可是你能体会那总感觉吗?萧炎……”我的目光转向萧炎。
他刚欲说话,我却继续麻木般的说着:“看着成千上万的人在一瞬间化为灰烬,因为我而死,死的不明不白,而我这个罪魁祸首却好好的活在这个世上……”
说到这里,我的声音因为情绪激动而发出颤音。
“没有人能选择自己的命运,但是我们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。”萧炎轻轻说道,“厄难毒体,你听过吧?我认识一个拥有者厄难毒体的女孩子,她和你一样痛苦,但是她依然活的很快乐。”
我抬起头,望着他。他笑:
“你又不是故意要杀那些人,你自己是清白的,就行了,为什么非要背负着负担走下剩下的路呢?”我眨了眨眼。“你笑起来很好看,哭起来很难看。”他一字一字的说道。
“可是有些时候,我笑不起来。”我垂下头,刘海遮住了眼睛,看不清表情。
“那就努力让自己去笑。”他说。
“你所说的,吞噬之体……是什么?”他微微皱眉,问道,显然他对这个所谓的“吞噬之体”十分的陌生。
提到这个词,我的眸子暗了暗,缓缓说道:“你应该知道,这个斗气大陆上,有些人拥有着双属**?”“恩,列入炼药师就是双属性的。”萧炎点了点头。
“我的体内,有着三种属性……”我笑了笑。萧炎倒吸一口凉气,三种属性?怎么可能?
“可能。”我望着萧炎,“我的体内,的确有着三种属性,而且是三种相生相克的属性,冰,木,火。”
萧炎的眼神古怪了起来。“你知道吗?吞噬之体就是这么产生的……”我靠在床头,“三种属性相生相克,彼此侵蚀,产生的吞噬之力疯狂的吸食附近的一切能量,例如斗气,灵魂力量,生命,还有各种属性的能量。”
“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些……”萧炎摇了摇头。
“你当然没有听过……”我轻轻地笑了笑,嘴角有一抹苦涩,“这种关于吞噬之体的记载,寥寥无几,就算在古籍上,也只有一点点隐晦的介绍。从古至今,斗气大陆上只出现了两次吞噬之体,第一次,那个拥有吞噬之体的人是一名……斗帝,就在她晋级斗帝不久,她的吞噬之体就爆发了……如不是那次有着五名斗帝拼死结出了能量结界,恐怕整个斗气大陆都将毁灭……”
“那第二次……”萧炎问道。
“呵呵。”我嘴角的苦涩更加浓郁,“就是我呀。”
“……”萧炎默默地望着我,没有说话。
“吞噬之体真正爆发时,连我自己,都会被吞噬。”我低下头,拨弄发梢。
“所以我只能祈祷,爆发的那一天能来得晚一点。”我扬起头,眼中有着泪水流转。

NO.12 塔戈尔大沙漠【5·初遇蛇人】
“如果没事的话,那我们走吧。”他笑了笑,说道。
“好的。”我强打起精神,勉强的笑了笑,点了点头。
“我大哥二哥在沙漠深处建了一个佣兵团,说不定此行还能遇见他们。”萧炎整理着东西,说道。
“……”我没有说话。
“走吧,对了,你的吞噬之体还好吧?”他忽的问道。
“还好……”我心不在焉的回答道。
路程很长,对于一直在魂界经常不锻炼的我来说,简直是地狱般的磨练。萧炎在前面从容不迫的走着,还背着那么大把尺子,我常常在想他到底是不是人……
“噗!”一个黑色人影渐渐靠近,最后晕倒在了我们面前,我一看,是一个佣兵打扮的人,浑身是血,气息微弱。
萧炎皱了皱眉,拿出水,给他灌下,转身就走。
“先……先生……”佣兵叫道。
萧炎没有理会,拉起我的手便向前走。“真的不帮他么?”我回头看了看还在原地的佣兵。
“他们自己选择了当佣兵,就得有去死的准备,我可不是什么圣人。”萧炎说道。
“这位先生,我的同伴遇到了蛇人的攻击,还望能出手相救!”佣兵还是不肯放弃。
我望了望萧炎,又转头望了望佣兵,一咬牙,挣脱了萧炎的手,转头向佣兵奔去。萧炎先是一愣,随即咬牙追了上来。
我甩给他几颗丹药,说:“快点恢复体力,带我去找你们的同伴。”“我的同伴就在那个土丘下面……”佣兵迟疑了一下,说道。
我微眯着眼,发现那一块尘土飞扬,有打斗的迹象。
“唉,你这丫头……”萧炎扶额低叹。我没有说话。
“先生,我们是漠铁佣兵团的人!”佣兵说道。
“漠铁佣兵团?石漠城的漠铁佣兵团?”萧炎错愕道。
“……恩……是的……”佣兵回答道。
“快点带我们去吧,去晚了,你同伴可就没了!”萧炎笑了笑,说道。
我疑惑的看了萧炎一眼,刚刚还不理不睬的,怎么现在这么积极?
萧炎似乎知道了我心中所想,对我笑道:“等下你就知道了。”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接下来的战斗,让我崩溃至极,萧炎他完全就是在耍酷啊有木有。
不让我出手……我好久没出手了啊……
望着满地的蛇人尸体,我小小的为他们默哀了一会儿,便跟着萧炎坐上了那个所谓是“漠铁佣兵团”的车子。
车子后有一个巨大的一阶魔兽尸体,应该是他们此行的猎物吧。我这么想到。
萧炎在一旁脸色变来变去,我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:“萧炎?你中蛇毒了?痴呆了?神经错乱了?”萧炎回过神来,白了我一眼,给了我一个爆栗:“你才精神错乱了!”
疼死我了……我摸着头,一脸哀怨的望着萧炎。
以前在魂界的时候,也就只有魂天帝和虚无俩个喜欢敲我脑袋,现在他们俩不在,又来了一个喜欢敲人脑袋的……我的命好苦啊……
不知道虚无出关了没有……我一想到了魂界,就想到了虚无。
呸呸,他出关没有管我什么事,出关了又欺负我……没出关还好些。我暗暗想到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【魂界密室】
“啊欠!”正在打坐的虚无吞炎打了个喷嚏,“谁在咒本座呢?”

NO.13 三生
我无奈的望着兄弟三人在那里没完没了的谈话。
不经意间,渐渐的听到了一些关于萧炎的消息:萧炎原本是一个斗气修炼的天才,可能由于某种未知的原因,而导致斗气尽失,就在此时,萧炎的未婚妻提出退婚。萧炎一怒之下与那个所谓的纳兰嫣然定下三年之约,后来也许是受到了一些压力,萧炎重新恢复了天赋,并孤身一人修行,只为为家族、自己的父亲、自己重拾尊严。
在无意之中,听到了“萧家”、“萧战”等词,我不禁一愣,随即面色古怪了起来:“他真的是萧家之人?!”
正当我思考之际,萧炎的大哥-----萧鼎,将目光投向了我:“这位是……”
“哦,忘了介绍。”萧炎笑了笑,“这是魂沧儿,我的一个朋友。”
“萧鼎大哥,萧厉大哥好!”我冲他俩一笑。
“你好。”萧鼎萧厉对视一眼,冲我笑道。
我没有再说什么,低下头去。
“你们先去休息一会儿吧,干了这么多天的路,也累了。”萧鼎说道。
“好的。”萧炎笑着点了点头。

深夜,正在修炼的我猛然睁开了眼睛,瞳中一缕白光掠过。
我起身,淡淡的思索着。
萧炎是萧家之人,落败了的萧族的后代,或许从他身上能打听到什么东西,还有……
我皱了皱眉,萧炎的身上似乎有一个强大的灵魂体,但是不能确定萧炎知不知道这件事情。
那道灵魂体还算强大,当然,现在的我可对付不了,所以……
我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:“是灵魂体的话,想必魂殿会对他有兴趣的……毕竟,这个灵魂体所包含的力量比一般的灵魂体不知强大了多少……”
“萧炎似乎是来这里找异火的……”我低头思索着,“明天找个借口留在这里,让萧炎去找异火吧,得跟哥哥汇报一下情况了……”

NO.14 PK萧炎
【次日】
早上一起来就被萧炎拖到了训练场,跟着我们的还有一个小女孩,听萧炎说,她叫青鳞,我看了一眼怯生生跟在萧炎身后的女孩,冲她一笑。
她小心翼翼的朝我一笑,又低下头去。
来到训练场,还顺便观看了萧炎与他二哥萧厉的一场比赛。
我无聊的拨弄头发,这时,萧厉笑道:“魂沧儿姑娘,要不要与我三弟萧炎比一场?”
“……”无语,他们比的好好的,怎么又扯到我头上来了。
“比一场,比一场……”场下的众人马上起哄。
我的命真苦……
我瞥了一眼萧炎,仰起头:“好!”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“呼”萧炎抓住玄重尺,冲我咧嘴一笑。
我淡笑道:“我只用与你平级的实力哈!”
他没有说话,化为一条黑线向我直冲而来,我侧身一闪,避过了此次的攻击。
他略有惊讶的看了我一眼,随即玄重尺紧随而上,呼啸而来。我身体朝后一仰,身体弯成一个弧度,随即身形一闪,躲到了萧炎身后,一掌朝萧炎轰去:“冥莲掌!”
萧炎反应很快,迅速转身,将玄重尺挡在身前,我的一掌轰在了那把尺子至上,尺子的硬度让我挑了挑眉,随即一笑:“萧炎,十招。”
萧炎没有说话,玄重尺再次挥来。
“冰决·化韧!”我手印一边,一把巨大的冰刃在我的指示下冲向萧炎。
萧炎先是将玄重尺狠狠打在了冰刃之上,玄重尺化为一道黑影被弹飞了去,重重的插在了泥土之中。
“八极崩!”他一声低吼,一拳打在了冰刃之上,冰刃碎了,他却速度依然不减,直径朝我冲来。
我无奈的想躲开,可萧炎的速度却超乎了我的想象,眨眼间便冲到我面前,一拳轰了过来。
你妹!我暗骂一声,以这个角度,想躲开攻击是不可能的了,除非我斗气全开,但之前定下了约定,只用和他相仿的实力与他战斗。
正在我思考间,萧炎一拳已经轰了上来。
我生生抗下了这一击 ,嘴角有血迹溢出。
萧炎停手,冲我一笑:“抱歉,下手重了点。”
我没有说什么,只是目光含怨的盯着他。
他尴尬一笑,随即朝他的哥哥们走去。
我翻了翻白眼,随即说:“萧炎!因为我受了伤!明天你就自己去吧!我不去了!”
他停住了脚步,回头说:“好吧,你自己明天在这里养伤,我和其他人去。”

NO.15 萧家,萧炎。
早上一醒来,佣兵团里就空荡荡的,听一个人说,大家都去找东西了,至于找什么东西,他也不知道。
我无奈的摇头,异火哪有那么好找啊!
我找了个借口,便出了佣兵团,找了个旅馆。
将手上戒指一抹,一到影响射出。
“有什么收获没?”魂天帝笑道。
“那个萧炎,是萧族的后辈。”我回答,“哥,你去派人查查那个关于萧炎的情报。”
“一个落败萧族的小辈而已,至于那么认真么?”魂天帝无所谓的摆摆手。
“他身上似乎藏着一道灵魂体,灵魂力量还十分强大。”我微微皱眉,“而且,别太大意了,我总觉得那个萧炎,不太容易对付。”
“呵呵。”魂天帝笑了,扯了扯我的脸蛋,“你认真起来还蛮可爱的。”
“你才可爱呢!你们全家都可爱!”我甩头避开,揉了揉脸蛋,“轻点,我的实力又没回复,你一巴掌就能拍死我……”
“呵呵……”魂天帝停下动作,说,“不过,你所说的那个萧炎身上的灵魂体,我想,魂殿可能会对他有兴趣……”
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能拥有那么强大的灵魂力量,说不定,还是一些高阶炼药师。”我眼底掠过一抹凝重。
“灵魂体的话,交给魂殿去办吧,你安心去找托舍古帝玉吧。”魂天帝笑笑。
“恩……那个……前几天……吞噬之体爆发了……”我低下头说道。
“你没事吧?!”魂天帝一改往日风轻云淡。
“还好,我没事,可是其他人……”我声音越说越小。
“其他人就不用管,你没事就行,杀了人没人会怪你。”魂天帝摇了摇头,“你自己多注意些,我想办法看能不能帮你控制住吞噬之体,我记得我好像看过关于这样的记载……那本古籍放哪了呢……”
“扑哧!”我捂嘴一笑,“算了,反正我没事。”
“那东西始终是个祸患,终究要消除的。”魂天帝皱皱眉,“这可不是开玩笑的。”
“好啦,我知道了,哥哥你忙你的去吧!”我无奈的摆了摆手,真是的,还当我是小孩子啊……
“你自己小心,虚无还没出关,万一到时候他看见你受伤了又要发飙了。”魂天帝嘱咐道。“好的……我·知·道·了!”我不耐烦的跺了跺脚。
“脾气不好……”魂天帝耸耸肩,消散。
留下我一个人在那里小小的郁闷中……

NO.16 美杜莎女王【1】
“你说什么?!”我惊讶的拍桌子。
萧炎无语的看了我一眼说:“异火被
美杜莎女王抢走了,我去抢回来。”
“……”我想看白痴一样看萧炎,凑近了摸了摸他的额头,又摸摸我的额头,“看来是发烧了……”
“……”他嘴角抽搐,白了我一眼。
“我和你一去吧!”我一甩手,说道。
“不行,太危险了。”他从桌子上拿起一杯茶,微抿。
“你还只有斗师实力呢!我至少是个斗灵!”我白了他一眼,满不在乎的说。
美杜莎女王可是斗皇巅峰实力。”萧炎微微皱眉。
“我又不会拖你后腿!”我柳眉倒竖。
“这不是拖不拖后腿的问题!”萧炎望向我。
“我不管,我要去!”我轻哼一声,转身离去,“管你带不带我,反正我会一直跟着你的。”不跟着他,怎么完成任务?
“唉。”身后萧炎低叹一声,却并未答话。
如果他不带我去,我就在后面偷偷跟踪算了……我这样想到。
第二天,天还未亮,我便早早起了床,看着那朦胧的黑影,嘴角勾起一抹细小的弧度。
想甩掉我?没门儿!
我咧嘴一笑,身形跟在他后面,却始终未追上他,他要是发现我在他身后,还不把我甩回去?所以我选择了跟踪。
萧炎似乎察觉到了什么,一回头,我赶紧离开他的视线范围。
他微皱眉头,继续向前走去,我不紧不慢的跟着他,渐渐进入了沙漠深处。
路程持续了几天,前方的萧炎却突然停下了脚步。
难道被发现了?我慌忙想躲。
萧炎却并未回头,而是像一个方向走去。我打开地图,那里是一片绿洲,只不过,离蛇人部落比较近……我挑眉,不会有什么危险吧?
跟上去看看,我身形微闪,继续跟上萧炎的脚步。

NO.17 危机四伏的绿洲
看着萧炎进入绿洲,我却并未进去,想想还是在外面呆着比较安全。
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左右,绿洲之中有了动静,从中传来“快抓住他”、“我看你往哪跑”之类的话语。
我一惊,绿洲里面有蛇人?那萧炎……
正在我愣神之际,一道黑影闪了出来,是萧炎,他背后一震,一双深紫色的双翼伸了出来。我更加惊讶:“斗气化翼?萧炎是斗王强者?不对……萧炎的气息还停留在斗师……难道是,飞行斗技?”
我目光闪烁,还是跟上去看看吧,我将速度提升到最快,身形化为一道光影向着萧炎逃走的方向冲去。
靠近了,才看见了原来是两个黑影,萧炎在前,一个女蛇人在后,额……斗气化翼?
我嘴角抽搐,怎么刚进沙漠就遇见了一个斗王级别的蛇人……运气差的太狠了吧?
我无奈的摇头,苦笑着跟了上去。
跟着他们在大漠中闯了半个多小时,我吃下一颗用来恢复斗气的丹药,望向前方的天空,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。
萧炎他是怎么支撑下来的啊?!都飞了这么远了!我暗暗吐槽。
略作休整,我再次跟了上去。这时,前方终于停下了追赶。
我一惊,连忙跟了上去,刚好看见萧炎被打趴下,女蛇人忽的一笑,开始了攻击。
手中白光闪烁,我冲了上去,将寒气凝成了一块盾牌,挡住了此次攻击,只不过我被震退了百米,一口血喷了出来。
“沧儿?!我不是让你呆在佣兵团吗?”萧炎看清来人,不禁皱眉说道。
“吼什么吼?要不是我,你现在早就去见你先祖了!”我白了他一眼,擦了擦嘴角边的血迹。
“你!唉……”他刚欲说话,有欲言又止。
“现在还是离开这个地方再说话吧。”我摇了摇头,望向女蛇人,眼中掠过一抹凝重。
“这是你的朋友么?呵呵,小家伙,我对你越来越有兴趣了!”女蛇人妖娆一笑。
我面色顿时古怪了起来:“你是怎么惹上人家的?”
“额……这个……咳。”萧炎干咳一声,“这个已经不重要了,先逃了再说吧……”
“难。”我说,“我只是三星斗灵,你让我去对付这斗王,当是玩游戏啊!”
“先逃了再说吧。”萧炎摇头说道。
“你有翅膀,我怎么逃啊?”我白了他一眼。
“分头跑吧,你往神殿,我朝反方向跑,引开他。”我微微一笑。
“你……”萧炎略有迟疑。“没时间了!”我摇摇头,一巴掌轰在他背后,将他往神殿方向推,自己冲向那个女蛇人。
“分头跑么?算了,反正他就只是一个斗师而已,而你,可是一名斗灵呢!”女蛇人掩嘴轻笑。
我没有理会她,双手在胸前舞出一道道残影:“族纹,启!”
随着我的喝声落下,我的气息猛涨了起来,停留在了一星斗王层次。
我冲她一笑:“别太小看我了呢。”
她挑眉:“有意思,那么,让我来会会你吧!”
她向我冲来,我反手护住胸前,她的长剑在我的手腕上划出了一道血痕。
我眸中一抹寒光掠过,娇喝道:“寒凤雪舞!”
一条丈许的凤凰发出一声锐利的啼鸣,向蛇人冲去。
我嘴角勾起一抹笑,这回,就让你成为我第一次杀戮的成果吧。

NO.18 魂天帝:速回魂族
女蛇人略有惊讶的挑眉:“看来这场对决不会那么容易结束呢!我叫月媚。”
“我对你的名字没有兴趣,因为你很快就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。”我微微一笑,手直直指向月媚,“去!”
凤凰仰天一声清啸,一路夹杂着浓郁的寒气,带起片片雪花。
雪白的凤凰在月媚的蛇瞳中放大,她的嘴角勾起一抹戏虐的笑。
随即伴随着一声清喝,四周的能量向她缓缓汇集,形成了一个能量巨盾,挡住了雪凤的攻击。
“呵呵,你就只有这么两下子?”她掩嘴轻笑,而笑声还未落下,笑容便瞬间僵硬。
我身形一闪,出现在了她的身后,纤手包裹着浓郁的火属性能量插入了月媚的心脏,我的脸上,掀起一抹嗜血的笑容。
她的蛇瞳缓缓放大,不可思议的叫道:“不可能!你明明是冰属性……”
话还未说完,便化为满天灰烬,黑色的火焰在我眼底跳动,我轻笑:“这个世界上,没有什么不可能的。”
我轻吸一口气,将种种复杂的情绪排除脑海。
然后,我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:我该怎么找到萧炎?
于是,一个人在原地纠结了好久,最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。
该怎么办呢?要不,回佣兵团吧?不行……
我摇了摇头,苦恼的揉了揉脑袋,这时,手上白色的纳戒却渐渐发出淡淡的光芒。
“沧儿,速回魂族,有要事要与你商量。”哥哥的声音传了出来。
回魂族?我愣了愣,出了什么事了吗?为什么哥哥会让我速回魂族?那萧炎……
“托舍古帝玉先别管了,先回魂族,至于发生了什么事情,我会与你细说的。”魂天帝的声音再次传来。
我眼睛闪烁,最终还是决定先回魂族吧。
从纳戒中取出一卷空间卷轴,将之撕开,一个空间裂缝浮现,我半只脚踏入空间裂缝,又回头望了望沙漠,嘴中一咬银牙,前往了魂族。
萧炎,到时候再与你解释吧。


未完。
 

版权信息

原文标题:斗破苍穹同人文 斗破苍穹之吞噬之体(二)

原文地址:/news/tongren/401725.html

本文转载自网络,原作者未知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保留以上内容



网友评论

  • 建议报错
  • 触屏版
  • 电脑版